快捷搜索:  as  xxx

“家教杂说”之二百四十:《三五天就“造”出

原标题:“家教杂说”之二百四十:《三五天就“造”出来一个指导师》

前言

这是2017年4月10日北京晚报第24版发表的一篇新闻报道。同时,还刊载了记者莫凡采访我的文章。

报道中指出了我国家庭教育培训市场的乱象。在首都北京都是这样,外地的乱象之严重程度就可想而知。我曾在很多场合呼吁有关部门加以整顿,但从未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家庭教育培训市场乱象愈演愈烈,给我国的家庭教育制造混乱。值得年轻父母警惕,也希望有关部门予以高度的关注,采取有效措施遏制乱象蔓延。

==========================================================

“家庭教育”培训市场乱象频出

《三五天就出来一个指导师》

来源:北京晚报20170410版次:24 作者:

正面管教家长效能训练,新式家庭教育理念一个接着一个,不少机构也看准了商机,为新手家长们开设了各种各样的家庭教育培训课程。但随着开课的机构越来越多,家庭教育培训市场也开始变得越发混乱,虚假宣传、噱头营销等情况更是层出不穷……

培训费动辄几千上万 几天就可毕业教课

半年前刚刚生下二孩,胡婷自嘲每天的带娃生活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尽管很劳累,但为了孩子能够正确地成长,胡婷还是会挤出时间学习一些家庭教育方面的知识。平时看书看得比较多,也找过一些家庭教育机构,但最后没找到合适的。

胡婷没能找到满意的家庭教育培训机构,原因之一就是机构造的概念太多太繁杂。看到后来我都不知道该选哪个了。在网上输入搜索信息,不同名头的培训班扑面而来:正面管教培训、父母效能培训、家族系统排列、绘本阅读与儿童发展敏感期课程……每一门课程几乎都有一个来自国外的理论为基础。

记者咨询了一家正面管教培训机构,工作人员除了向记者宣传我们的概念很先进之外,还不断强调学习了课程之后能获得的求职便利——很多毕业的学员都可以到别的机构去讲课。

那从学习到毕业需要多长时间呢?该机构的网站上提供三种课程:家长普及班、家长进阶班、家长讲师班,程度由低到高,每个班上课时间都只有三天,课程费用在3000元到5000元不等。也就是说,只要你付出九天的学习以及万元左右的学费,基本就可以毕业。

记者随后又咨询了一家父母效能培训机构。和之前的机构一样,工作人员首先会用很多专业的术语来解释理论的先进性。在得知记者咨询过其他类似机构时,工作人员还不忘拆一下台:不是说人家的理论不好,但我们的理论更注重交流这一块。在某种程度上更有效。

在这家培训机构的网站上提供两种课程,低档次的工作坊和高档次的讲师班。工作坊课程价格在3000元上下,讲师班的价格还要按中外专家来分,中国专家上课是22800元,外国专家上课则要贵一点,25800元。从讲师班毕业后可以获得美国总部认证的讲师资格,就可以自己开课了。

虚假营销 培训机构发放的证书不存在

除了各种造概念,让胡婷打消报班意愿的另一个原因,是她在咨询时,对方总会一个劲地推销家庭教育指导师的考证服务,让人很反感。在名为当代家庭教育的机构中,记者找到了胡婷所说的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这项培训为期四天,价格4800元,通过考试之后就可以获得家庭教育指导师高级证书

我没有教育行业的学习和从业背景,也可以考这个证吗?记者问道。工作人员的答复是,上课和考证没有任何的学历、从业经验要求,考证基本都可以过。

那么最后考取的证书是哪里发的呢?工作人员一开始说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随后又改口说是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当代家庭教育基金。随后,工作人员与上级进行了沟通,又改回了之前的说法,称是人社部发放的证书,并提供了一张样本图片。

传来的证书样本,注明了是由人社部全国人才流动中心发放的人才素质测评证书。在测评内容一栏,写上了家庭教育指导师(高级)。工作人员表示,参加完四天的培训和考试后,就可以获得这样的证书。

获得样本图片后,记者马上找到发放证书的全国人才流动中心测评办公室进行求证,对方的回复令人惊讶。工作人员表示,之前记者获得的证书样本是不真实的,中心并不会做家庭教育指导师的资格认定,更不会出现低中高级这样的等级评判。中心所做的测评只是一种素质评定,仅可以作为一种能力参考。记者将官方回复告知培训机构后,对方表示会再次核实,但之后并没有再继续回应。

假证不靠谱 真证水分也很大

如此打着官方旗号的营销,在家庭教育培训机构中比比皆是,而各家机构所提供证书的发证机关甚至都不一样。这其中,有些机构确实是在明目张胆地作假,而有些机构发放的证书却号称真实可查

一家名为博星教育的机构就提供教育部门可查的证书。工作人员提供的样本上显示,证书是由教育部中央电化教育馆发放的。中央电化教育馆是教育部的直属单位,在其网站的查询系统中,记者也确实查到了机构提供的证书。

证书披上了教育部门的外衣,但它的含金量究竟如何?记者查询后得知,中央电化教育馆发放证书开始于20144月,当时该单位启动了一项中国职业技能在线学习项目。项目中写道:学习者根据自身需要可通过项目平台进行网络学习、网络考试,考试合格后将获得中央电化教育馆颁发的职业技能培训结业证书。无论是从项目名称还是介绍,都表明了这是一个在线学习并考试的项目,并未涉及线下培训等领域。

在项目提供的学习与考试平台上,记者看到在家庭教育方面,就有家庭教育指导师亲子教育指导师幼儿体智能训练指导师儿童心理健康发展指导师等七八个类别的考证,每个类别证书还会分为初中高级,甚至连合格家长都被当作一个考证项目。

记者随后对该平台的工作人员进行了咨询,并提出了关于证书资质的质疑,对方则表示:我们的证书并不属于上岗证、资格证、也不是职业等级证书,只是职业技能在线学习培训证书,并没有那么权威。

就是这样一个连平台都承认不那么权威的证书,却依然被培训机构当作最大的卖点。工作人员在宣传介绍时,甚至直接把直属单位中央电化教育馆这些字眼抹去,说证书就是教育部发放的。在机构创始人的介绍上,也写上了现任中国教育部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讲师这种称谓,其专业性可想而知。

=============================================

观点

《家庭教育培训 不能放任给市场》

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名誉理事长

家庭教育培训这一块,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到了不管不行的地步了。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是没有进入这个领域的门槛,谁都可以搞。”作为中国最先涉及家庭教育领域的专家,赵忠心对于目前家庭教育的现状很是痛心。

赵老认为,家庭教育培训队伍应该走专业化的道路,但这条道路不能放任给市场去做,政府部门应该负担起监管的责任。“现在谁都可以在工商局备案,搞一个什么教育培训中心,而这个中心有没有教学的能力?它主张的观点对不对?没人审查。我所了解的情况就是,现在没有教育背景的人来搞家庭教育培训的情况非常多。”

对于市场上“家庭教育指导师”满天飞的现状,赵老也表示十分无奈。“要从事一个专门的职业,至少要在学历上、背景上有一个认定。现在倒好,不管有没有学历,有没有从事教育关注的履历,三五天就出来一个指导师。”目前,我国家庭教育工作由全国妇联负责,妇联开设了自己的家庭教育培训班,但只是公益性质,并不发证。“不发证,人家反倒不愿意来。很多人就看中那个证了!主管部门都没有发证,市场上那些证能有什么专业性呢?”

家庭教育培训市场乱象频出,赵老的建议是改变目前妇联主抓家庭教育的管理模式,由教育部门来承担起管理的责任。“对家庭教育进行指导,主要的途径应该是学校和幼儿园开办家长学校,而不是让市场上的培训机构去做。但妇联毕竟是群众团体,不是行政机构,对学校和幼儿园的行政制约力不够。如果由教育部门来主管,就能够调动学校和幼儿园的积极性,家庭教育指导工作开展起来就容易许多了。”

主笔莫凡插图宋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